• “常棣”与“棠棣”

       

        

        人教课标版必修2所选的《诗经·小雅·采薇》中有一句“彼尔维何,维常之华”。课本注释说“常,棠棣,古书中说的一中树木。”这样的注释还是比较模糊。面对这种过于笼统和简略的注释,师生还是不知道棠棣是一种什么树,尤其是没有说清楚“常”和“棠”这两字有什么关系。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责怪课本编者,当笔者翻阅一些《诗经》选本与工具书时,它们对这两个字的关系也语焉不详,请看:

         1.余冠英《诗经选》中《小雅·常棣》注云:“常棣,木名。果实像李子而较小。花两三朵为一缀,茎长而花下垂。”注《采薇》中“维常之华”时说“常,常棣的简称。”

        2.《袖珍先秦诗鉴赏字典》对《小雅·常棣》的“常棣”释义为“常棣:亦作棠棣、唐棣,即郁李,蔷薇科落叶灌木,花粉红色或白色,果实比李小,可食。”

    3.《古代汉语字典》(彩色版)“棠是形声字,木为形,尚为声。棠的本义是种乔木,也叫杜梨。”“树木有红白两种。红者木质坚韧,白者果实可食,又名甘棠、棠梨。《山海经·西山经》‘(昆仑之丘)有木焉,其状如棠。’”

    4.《词海》(缩印本)“常”字第7个义项为“常棣的简称”“常棣,又名郁李”;“棠”字有两个义项:一是“乔木名。有赤白两种,赤堂木理坚韧,实涩无味;白堂就是甘棠,也叫棠梨,实似梨而小,可食,味酸甜。”二是古邑名,亦作“唐”,分别为春秋鲁地和春秋楚地

         根据以上几家的解释,我们可以知道“常棣”又可以写作“棠棣”,是一种树的名字,又名郁李,也叫杜梨,属于蔷薇科,花粉红色或白色,两三朵为一簇,茎长而下垂;树分两种,红者木质坚硬,果实味不好,白者果实可食,又名甘棠、棠梨。课本注释虽不必如此详细,但也应该让师生明白这种树的基本特征,从而对这种树有一个直观的印象。相对来说,在以上几家解释中,余冠英先生的解释较为谨慎,他在解释“常棣”的时候没有引入“棠”字,可能是为了避免人们阅读时的疑惑;而《袖珍先秦诗鉴赏辞典》和《辞海》(缩印本)在释义时分别引入了“棠”“唐”和“堂”字,据此我们可以断定,这几个字一定存在内在联系。但作为树,“唐棣”与“常棣”是不同的,“唐棣的别名叫栘(读移,笔者注)树、扶栘、栘杨,是高大乔木,状像白杨”,因“‘唐’和‘常’(‘棠’)古音相近,容易被误解成一种植物”

         实际上,“棠棣”这种树在北方较为常见,笔者的家乡就有这种树,应属于灌木类,常长于悬崖沟壑边上,村民都叫它杜梨;开花较小但也粉白美艳;果实娇小,带有酸涩味,一般蒸熟食用较好;又因为它与我们常吃的梨有些亲缘关系,农民也常常用来嫁接梨树。

         但在古代文献中“棠棣”为什么可以写作“常棣”的一些细节问题,我们还是有必要再深入探究一下,如“棠”和“常”的本义是否存在联系,它们古音相近的原理是什么等,还需要厘清。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云:“棠,牡曰棠,牝曰杜,从木尚声,徒郎切。”“杜,甘棠也,从木土声,徒古切。”对“常”的解释是:“下裙也,从巾尚声,市羊切。常或从衣。”从《说文解字》中可以看出这种树有雌雄两种,雌树即甘棠、杜梨。可是,从字的本义来看,“常”和“棠”这两个字的本义相去甚远,“常”是下衣,与树木无关;从反切注音来看,它们的读音似乎也差别较大,不存在联系。既然这两个字的意思相差很大,读音也不尽相同,那么作为树名的时候,在古代文献里为什么都写作“常”呢?

         众所周知,在古代汉语里有一种用字现象叫古音通假,这种现象在上古汉语中很常见,如《诗经》《楚辞》时代这样的情况就很普遍。古音通假的必须具备的条件是同音或音近,同音字自然不必讨论,而通常具有双声(两个字的声母相同)或叠韵(两个字的韵母相同)关系的字就是音近字,就可以通假。也就是说,我们通过双声或叠韵的方法,就可以把意思和读音看起来差别很大的一些字联系起来。我们考察“常”和“棠”的读音,“常”的声母属于上古三十二字母的“禅”母,“棠”属于“定”母,但无论是禅母,还是定母都属于“舌音”,也就是说,它们的声母发音也有接近的地方;另外,再考察它们的韵母,在上古韵部中都属于“阳”部(唐和堂也属于这一韵部),即它们是叠韵字,韵母完全相同。综上所述,可以断定这两个字属于音近字,符合古音通假的必要条件。

         从上古文献中把“棠棣”写成“常棣”的情况来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常”和“棠”这两个字在当时都存在,只因为它们读音相近,就可以假借。为了方便,人们习惯把“棠”写成与日常生活有密切关系的“常”;另一种情况是“常”字比“棠”字出现得要早,在没有“棠”字的情况下,借用音近的“常”字来表达“棠”的概念,因此,我们在课本注释时完全可以说“常”通“棠”。

                       

    注释:

    [1]余冠英.诗经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2).172,180

    [2]上海辞书出版社.袖珍先秦诗鉴赏字典[A].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247

    [3]《古代汉语字典》编委会.古代汉语字典(彩色版)[Z].北京: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05.73

    [4]夏征农,陈至立.辞海(缩印本)[Z]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202,1842

    [5]徐莉莉,詹金鑫.尔雅——文词的源海[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221-222

    [6][7][汉]许慎.说文解字[Z].北京:中华书局,1963.115,158

    [8][9]王力.古代汉语卷二[M].北京:中华书局,1981(2).538-539,676

                         

                        本文发表于《语文月刊》2016年第6期

    时间:2016-06-13  热度:215℃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