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终的回眸


    在年初的时候,总有许多雄伟的计划,然而,许多事情想却在庸常的应付与岁月的蹉跎中消失了,2015有些平淡无奇。

    当过完元旦,高一、高二的老师们高兴地说着他们将如何享受寒假,而我们则开始了计划2015寒假的补课工作。我们和学生一起坚持补课到农历小年的前一天,腊月二十二才放假。寒假里上课,事情比较单纯,没有过多的形式。每五天一轮,十天休息一天。五天之中,上课十二节,跟自习六节。平时有空也在办公室里探讨学情,给学生单独分析、谈话。很多时候,当全别人还在假期的睡梦中时,我们就已经起床。出门时,天色还朦胧未亮;回家时,已是夜色如磐,繁星点点;或皓月当空,树影如画。走在空旷的校园里,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在耳边回响……

    在腊月二十二放学后,眨眼间到了春节。在享用了两周难得的假期之后,当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热闹氛围中时,高三师生在正月初八,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寒假补习。每个人都觉得,寒假一过,时间似乎越来越快,倍感紧张。但天气依旧寒冷,大家都期盼着春天的到来。

         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多想去学校外面走走,体会柔和地春风拂过面庞的感觉,闻一闻空气中心花香,看看漫山遍野的杏花;在落花如雨的时候,站在树下看那悠然而下的花瓣。也曾想着与小伙伴们秀野踏青,青春的日子,青春的他们,那该是多么好的画面组合,但这一切,只是一个浪漫的幻想。实际是,我许多次,站在四楼办公室的窗前,看着柳树吐了绿,杏树开了花,远处的绿色越来越浓,绿色成了世界的主宰……人生有许多风景,近在咫尺,你却只能远远地看着,然后与之擦肩而过。整个三四月份,我在春天里穿梭,少有闲暇去仔细欣赏、品味,慢生活有时也是一种奢望。 许多次,我出门时,女儿还在睡梦中;晚上回来时,她早就进入了梦乡就在忙碌的欣喜与惆怅中,春天也只剩下了背影。

    到了五·一时,老婆提议和孩去照个合影,因为五·一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走进摄影棚,小孩欢天喜地的,一会上,一会下,高兴地跑个不停,嚷着要先给她照相。那摄影师也不含糊,照相机响个不停。就在我们照相的间隙,我注意到,也有学生来拍艺术照。看来,这时代真是进步了!

    我曾设想过有些事情的无数种结局,但有些事情还是不期而遇。当公平与正义缺失的时候,让我们赶上了,而有些人的过度表演会让他们成为历史故事中的主角!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也越来越热,学生越来越疲乏,有的人站着都能睡着,但他们还是坚持着。每天照样五点多起床,十点下自习。花园里,树影下,楼梯间等都有他们紧张的读书声,课堂上他们也尽力地听着。

        毕竟是毕业季,他们在忙碌的同时,也在准备着别离。写留言,送美照,校园里也三三两两,用手机自拍,摆出各种摆出各种姿势,想把美好的瞬间留下来。

        到了离放的前一天,尽管学校说只准座谈,不准搞联欢,但学生才不管些。教室装饰的就像过年时一样,许多人都有节目,师生也没了彼此,忘乎所以地狂欢一次。第二天照毕业照,狂欢继续,每个手里一部手机,庄重的,搞笑的,优美的,滑稽的动作神态都装在里面了,这些也许是他们人生中最开心,最纯真的笑容。

        学生们该上战场了,我们也该去监考了。监考回来正在休息,老婆的侄儿想去四川大学面试,我责无旁贷,得领他去。面试只有几分钟,我们却跑了几千里路,鞍马劳顿都略去不计,农村学生上重点大学真是不易!

        当然,天府之国,名不虚传,气候宜人,江山秀丽,人杰地灵。名目繁多的小吃,随处可见的茶楼,还有麻将桌,这种慢生活的状态在全国大城市里可能是绝无尽有的。

        成都周围的好去处甚多,当然也得去。诸葛亮不愧为一代名相,武侯祠游人如织;而几乎是一介布衣杜甫的草堂在清幽之中,略显孤寂。不过这正合我意,这样没有了嘈杂,自已可以静心去看,去感受,想想杜老先生生前孤寂的样子。

         站在乐山大佛下面,望着滔滔的江水,才感觉佛法无边,人是多么渺小;走在峨眉山里,才真正见到层峦耸翠,下临无地;才能感受到什么是“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流水相伴左右,减少了旅途中的寂寥。看着那汨汨清亮的水,不洗一把脸,就白来了。一捧水敷在脸上,透彻心肺。由于不是旅游旺季,有时走半天,也碰不上一个人。曲径通幽,山谷寂然,万物随意。满眼翠绿,而有的树叶变红,却在下落。难怪峨眉山名刹之多,这里的确是一个好去处。

    不知是原先忙碌,还是过于专注,丝毫没有在意身体不适,谁知一闲下来,却浑身不舒服,一问医生,才感觉自己有胆囊炎。从成都回来后,吃药养病起间,回老家返程时,又出了个小交通事故,受了好多皮肉之苦,头两天疼得睡不着,几天行走不便。由于身体原因,今年写作也少了,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没有教育体制的改革,任何教法研究都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价值,但看书阅读从未放松。

    暑假结束前,应大学同学小胖(真名徐军新,供职于酒泉职业技术学院)之约,去了趟天水。天水也有几个同学,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再也没见过面。联系了他们之后,第二天就出发了。大多时候,车在山中回环曲折前行,我也就顺便看看车两边的风景。陌生的环境,总能给人带来欣喜。山有时陡峭,有时平坦,车在山中忽隐忽现。天水的同学不断打电话,发短信,问路上的情况。经过八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天水长途车站。让我惊喜的是,一下车,大学同学张多永就在车门前等我。十六年未见,一见如故。在将近两天里,小胖负责开车,段永平、张多永几乎全程陪同,游览了麦积山及其附近的景区。在这期间,还见到了还在补课的辛锐军同学,他百忙之中,陪我们游览了一下午,直到晚上。在回来之时,天水的几个热情的兄弟,还给我和小胖每人送一箱秦安的蜜桃,段永平一直把我送到车站,很细心的给我准备了路上需要的水和面包等。在淅淅沥沥的雨中,我和天水及兄弟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秋季开学以后,新接手高一两个班的语文。他们的语文入学成绩,在14个班中,一个是第12名,一个是第14名,让我惊讶的是,一半左右的人语文成绩不及格,问他们读过什么书,大多一脸茫然。基础差,底子薄,带起来也很不顺手,中期考试就考得很差,怎么督促,效果不大,很是闹心。总体感觉,这一届高一新生已经不如2015届学生,他们脑子空洞,且不愿行动。

    国庆期,一些高中同学聚会 ,相甚欢。从北京回来的米同学,从浙江回来的赵同学,从西安回来的赵同学与李同学,给我们提供了小聚的理由与平台。伴随着音响的轰鸣,酒干杯落,说着二十年前的趣事,然后捧腹一笑。同学的情谊就在阵阵欢声笑语里,在那满满的酒杯里,在毫不陌生的氛围里。从风华正茂到不惑之年,大家少了年少轻逛,多了沉稳持重;少了高谈阔论,多了嘘寒问暖。每次相聚都觉得时间很短,不知天色已幕,只好把每一次别离又当作重逢的开始。

    就在年终圣诞节那天,我和我校的窦志宁、亢新明、何喜科三位老师去县城参加了庆阳市第十七届读书沙龙活动,主题是“做精神田园的歌者”。参加沙龙的有市教育局《庆阳教育》的责任主编郑晓红老师和陈茜老师,另外还有我县教育局、教研室的领导和全县各学区、乡校领导及老师。沙龙围绕台湾散文大家陈冠学的《田园之秋》进行了积极、热烈的发言。有的老师话音未落,有老师马上就站起来发言,对所谓的领导也毫不谦让,气氛很好,直到结束时,还有十多个老师未能发言。而尤其让我惊诧的是,在这次沙龙活动中,郑晓红老师还请来了我们县两个农民诗人,一个是我们中村镇的蒙三忠老师,一个是新宁镇的王忠宁老师。这两位农民诗人非常厉害,市文联曾给他们开过作品研讨会,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但还懂西方哲学,如黑格尔等,他们都在国家级文学刊物《诗刊》《星星诗刊》等刊物发表过作品。尤其蒙三忠老师,一个外表上看来和其他农民没有什么区别的人,竟能用萨特的存在主义理论,在沙龙现场为我们解读了当代诗人林白的两首诗。我们顿感惭愧,他们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田园的歌者”。在沙龙开始时的时候,郑晓红老和陈茜老师及参加沙龙的王宝玉老师饱含深情地朗诵了蒙三忠老师的诗《鞋子》和王忠宁老师的诗《横眉冷对千夫指》,既让我们认识了诗的力量,也让我们认识了两位农民诗人精神世界。他们的确是郑晓红老师所说的“葵花宝典”,震撼了我们每一个人。随着这次读书沙龙活动的结束,也为2015年画上句号。

    附:2015年所读过的书

     1月,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春风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

         龙应台《目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2月,赵希斌《魅力课堂——高效与有趣的教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年版;

     陈丹青《笑谈大先生》,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3月,厚夫《路遥传》,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版;

          徐百柯《 民国风度》,九州出版社,2011年版;

     4月  路遥《人生》(重读),《早晨从中午开始》,北京出版集团

    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

     5月,余华《活着》,作家出版社,2012年版;

     6月,陈冠学《田园之秋》,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

     7月,周国平《只有一个人生》,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版;

     8月,石天强《路遥的文学实践及其文化意义》,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年版;

     9月,张艳茜《平凡世界里的路遥》,陕西出版出版传媒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10月,《岩松看日本》华艺出版社,2007年版;

    11月,【美】本尼迪克特著,田伟华译《菊与刀》,中国画报出版社,

    2011年版;

        梁启超《李鸿章传》,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5年版;

    12月,《岩松看美国》,华艺出版社,2009年版。

    发文三篇:

    1.《精神明亮的证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师》2015年第5期;

    2.《换一种眼光读小说》,江西师范大学《读写月报》2015年第6期;

    3.《课文中隐含的写作知识对学生作文的启示》,湖北大学《中学语文》

    2015年第9期;

       4.为《庆阳教育》2015年第3期读书栏目荐书两册。

            

    时间:2015-12-31  热度:321℃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4 个评论

    1. 回复
      吴同和

      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问候王老师。

    2. 回复
      wlyntx

      吴老师好,今年上网次数较少,身体可好?保重身体!

    3. 回复
      卓立子

      问王兄好,祝福新的一年,新的心情,新的收获!

    4. 回复
      wlyntx

      卓兄好,这一年颇为惭愧,新的一年应向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