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胡杨一样的坚守者——读霍军老师的《我只是一介书生》

     

    霍军老师是省级示范高中酒泉中学的语文特级教师,听到霍老师的大名已经有好些年了。2010年,我去酒泉拜访大学同学,曾和我一个宿舍的同学崔强对我说,他们酒泉中学有个霍军老师特別厉害,是酒泉市有名的“笔杆子”,而且还在电视台做专栏节目。当时我就心想,这样的教师已经不是一般的老师了,是专家级人物了!

    近日,我在《语文学习》2016年第10期“名师”栏目看到霍老师讲述自己成长的文章——《我只是一介书生》,让我得以再次详地细了解霍老师。他的文章的题目尽显谦和,与一个真正文人的品性相称。在我眼里,霍老师不仅是一介普通的书生,而且是一个有情怀的真正文人。他的成长经历,对我们做教师的有多方面的启示!

    教师首先应该是一个读书人。不光是语文教师,每个教师都应该读书,从学科特点来讲,尤其我们语文教师则更应该读书,因为语文学科內容丰富庞杂,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些要求对语文教师来说,一点也不是夸张。从教师职业尊严的角度讲,读书可以让我们的教学行为更加专业,让自己更纯粹,更通透,从而明白教育的真谛,有自己的教育理念、教学思想,能在沉滓泛起的世俗之中,使自己保持本色与定力。从时代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讲,知识更新日新月异,教师更应该紧跟时代步伐,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以便适应变化的教育形势。基于此,教师要广泛地读书。

    实际上,霍老师所在的地方,与广大中西部许多地区一样,直到现在,教研的土地依旧很贫瘠,但霍老师就是在这样的土地上开拓着。他读《诗经》《楚辞》,读《论语》《坛经》,读《传习录》《左宗棠全集》,读《逻辑学原理》《修辞学发凡》,读弗洛姆、罗杰斯、马斯洛……霍老师在书山上攀登,独享着“唯有敬亭山,相看两不厌”的精神互通的境界;他在知识的海洋里泛舟,留恋于千帆过尽之后的秀丽美景;他更像丝绸之路上一个孤独的旅人,在空旷的沙漠里,听着驼铃声声……

    教师也应该是一个思考者。对许多教师来说,终其一生只能从事这一种职业,所以容易职业倦怠,懒于思考,而读书却能启发思考,思考也可以把读书行为引向深入。霍老师就是把读书的思考所得形成文字,他的文本解读与案例写作就是他在读书过程中不断思考的结果。他写了《有了事就担当——<老人与海>细节赏析阅读课》,以据《劝学》写了《学着就是活着》,依据《红楼梦》片段《情真意切释嫌猜》写了《掏心窝子的悄悄话》,还有对钱梦龙、余映潮、窦桂梅等名师的课例鉴赏,像古人诗话一样,形成一本“课话”,书名叫《相长斋课话》。霍老师说的没错,无论是其他教师,还是一个语文教师,都应该树立这么一个理念,“学着就是活着”。学着是活着的日常内容,也是活着的有力证明,或者说这是我们“今生今世的证据”。

    教师更应该是一个实干者。理论和实践总有一定的距离,存在着很难处理,很难平衡的矛盾。在现实中,有些老师擅长教研与理论思考,但上课却不太受学生欢迎。而霍老师不仅是教研成果颇丰,而且理论与实践也结合地很好,从而更好地服务于语文教学。他带领学生进行情境体验写作,即学习了一篇课文后,让学生体验作品中的情景进行写作,如《假如我是四鲁老爷》《给周朴园的一封信》《我是过了江东的项羽》《走出套子的别里科夫》……这样做,无疑使阅读与写作教学得到了很好地结合,以读促写,以写促读,相向而行,既巩固了阅读教学的结果,也提高了学生的写作能力。

    霍老师还善于运用当下流行的媒体,如博客、QQ、微信等,扩大学生作文的阅读范围,让更多地人欣赏、评价,从而激发学生的写作热情,也能使自己更好地研究学生写作情况。他自己也爱写诗,经常给自己的照片配诗,许多学生也学会了他的手法,在QQ空间给自己的照片配诗。他还会写一些特殊的文学作品,如酒泉公园刻在石头上的《西征赋》就是霍老师手笔。有意思的是,一个学生模仿此赋,在毕业典礼上来了一篇骈四俪六的《毕业赋》,从这些足以看出,霍老师身体力行,介入学生写作,从而带动学生写作,对学生产生的重大影响。

    为了更好地促进学生写作,霍老师还利用课外活动,带领学生走出校门做调查研究,写成各类文章,如《给市长的一封信》《这儿的塑料袋何时能变成泥土》,等等。最后形成一个课题,得到了《语文报社》和英国大使馆共同举办的纪念狄更斯诞辰二百周年“教师课题方案大赛”二等奖。毫不夸张地讲,我觉得霍老师和袁隆平有些像,走上讲台就是一个学者,但到了自己的田地里,就认真耕耘。他不但让学生增长了知识,而且有了实实在在的担当,这不正是我们教育所追求的最终结果吗?

    霍老师不但读书、写作,搞研究,还研修书法,颜柳欧苏、宋四家,真草隶篆,都有涉猎,对于米芾和魏碑用力颇多。说来惭愧,我们现在好多语文教师对于书法是一窍不通,连好多书法家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更别说写字了,书法在我们这个时代似乎要变成绝学。

    纵观霍老师的文化生活内容,他不拘一格地教语文,诗、文、赋和书法等均有涉及,众体善长,难道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文人吗?霍老师说,无论是戈壁小城阿克塞,还是古郡酒泉,他所在的地方教研气氛一直不浓,但霍老师却一直在坚持着,他这种坚持,有着传统文人知识分子的理想气息与坚韧精神,更有西北汉子的憨厚与执着。霍军老师让我自然而然地想起西北沙漠戈壁生长的一种独特的树,那就是胡杨,从古到今站成树的姿态,成为贫瘠单调底色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时间:2017-02-07  热度:663℃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