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说“溯”与“歌”是否押韵?

    从现代汉语的角度来看,徐志摩《再别康桥》(人教课标版必修1)除了第五节的“溯”和“歌”,其它诗节都是押韵的。这里先区别两个概念,“韵母”与“韵”是不同的。凡押韵的“韵”,与“韵母”不完全相同,凡韵腹(主要元音)相同或相近的(如果有韵尾,韵尾也要相同),都属于同一个韵。就是说韵头可以不管,只要韵腹相同或相近且韵尾相同的都算一个韵(黄伯荣,廖序东主编《现代汉语》增订版,1991版)。《再别康桥》的每节二、四句押韵,每节一换。第一节的韵字是“来”和“彩”,押ai韵;第二节的韵字是“娘”和“漾”,都押ang韵;第三节的韵字是“摇”和“草”,都押ao的韵;第四节与第五节的押韵稍有特殊,下面详述;第六节的韵字是“箫”和“桥”,都押ao的韵;第七节和第一节的韵字相同,“来”和“彩”都押ai的音。
    第四节的韵字是“虹”和“梦”,“虹”的韵母是ong,梦的韵母是eng,虽然主要元音不相同,但从发音原理来说,o和e都是舌面音,舌头后缩,舌位半高,只是o要圆唇,e要双唇自然展开,读音非常接近(《现代汉语》,同上);而且这两个字的韵尾也相同,所以ong与eng读音几乎接近,看作同韵;戏曲“十三辙”(十三韵)就把ong和eng看成一个韵,属于“中东”辙;王力《汉语音韵》也主张把ong和eng看成是一个韵。
    第五节的韵字应该是“溯”和“歌”,从现代汉语读音来看,这两个字无论如何也不能相押,所以可能存在其它情况。在2011年的《语文月刊》第11期,山西省阳泉市荫营中学的耿静老师指出,根据《当代吴语研究》(上海教育出版社,1992,钱乃荣),“歌”在当代杭州吴语中读kou,在上海吴语中读ku,此书没有记载“溯”的方音读法,但“溯”与其同韵字“素”的读音相同,“素”在杭州、上海吴语中都读su。徐志摩是浙江海宁人,在杭州、上海都上过学,受吴方言影响,把这两个字看作同韵字是可以理解的。
    这种说法应该说有一定的道理,解释了“歌”和“溯”在现代汉语中不押韵的原因,但还有没有其它的可能呢?查《康熙字典》(检索本,中华书局,2010年版)可知,“歌”有一个古音读“过”,而且“歌”和“过”同属上古韵部的“歌”部,也就是说“歌”在古音中与“过”读音是相同的,都读guo;而“溯”有一个音还可以读“朔”,两个字都包含有uo,因此“歌”与“溯”的韵母都是uo,就可以押韵。再考查本诗的其它韵脚字,第一节的“来”和“彩”同属上古韵部的“之”部,其它的如“漾”属“阳”部,“梦”属“蒸”部,“摇”“桥”都属“宵”部(王力《古代汉语》校订重排本,第二册,1999年版),因此“娘”和“漾”或同属“阳”部,“虹”和“梦”或同属“蒸”部,“草”“箫”和“桥”或同属“宵”部。从诗中用韵的情况来看,徐志摩对中国传统音韵学是掌握的,同时他还是新诗格律化倡导者之一,当时的所谓格律化押韵参考的就是中国传统诗文的押韵规则,所以“溯”与“歌”采用吴方言的来押韵的说法或多或少有点可疑。

    时间:2018-12-26  热度:19℃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